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EC的舞女
EC的舞女

EC的舞女

EC的舞女,除非是熟客,一般她们不会问你能不能坐在你旁边和你聊天,而是一上来就讨小费,讨完问你去不去后面。去的话拉你就走,不去的话马上转到下一个客人。

  下面是EC舞女向客人讨小费的各种可能过程:

  舞女来到你身边,两手将乳罩一翻,让两个乳房跳出来,然后用手抓着乳房在你面前抖,直到你拿出小费塞到她的乳沟;

  接着,她会将你连人带吧椅转过一个角度让你正面对着她,然后转身,将屁股往你的裆部蹭,直到你往她的T裤带子上塞小费;如果你不是坐在吧台旁而是坐在离吧台较远的靠墙的椅子上,她会径直坐在你的腿上,抱着你的头往她的胸口摁,要不要乘机揩油就随你便了;有的舞女不会坐在你的大腿上,而是直接分开你的腿坐在你的裆上面,然后就开始蹭,直到你给钱;

  有些舞女到这步就会问你要不要去沙发舞房,而对于大部分舞女来说这还没完。她会将自己的内裤拉下来,露出三角地带,问你能不能给她下面那只小猫一点小费。然后才问你去不去沙发舞房。

  所以,在CR一般来说一个舞女一次给她一块钱就可以了,而在EC一般一个舞女不花3块钱你打发不了。

  还有更直接的,有一次,一个舞女来到我身边,一边打招呼一边一把抓住我的小弟弟,也不问我要小费,而是说我很可爱,她想把我带到后面的房间里去。

  这个舞女就是Honey

  从她的面孔和肤色可以看得出来Honey是拉丁裔。她身材不高,不胖不瘦,虽然乳房不大,但胸部以下曲线分明。没小肚子,小屁股翘翘的,大腿匀称。

  年纪嘛,我认为她有30以上了,后来问她她说28。不知道是显老还是她故意往小了说。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穿着一件橙色的紧身鱼网衫,长袖,下面可以拉到大腿。

  鱼网衫内是橙色的没有肩带的比基尼胸罩和内裤。

  跳舞时,她将鱼网衫卷到胸口以上,脱去胸罩,再脱去比基尼内裤,里面没有T裤。严格来说她不是「全裸」,袖子和胸口以上还有鱼网衫呢!但那种诱惑比全裸还强。

  她喜欢坐在舞台上,低头舔自己的乳头;还喜欢靠在钢管上两只手掰开阴唇,露出粉红色的阴道口;她还会用手指蘸点口水摸自己的阴蒂;甚至将手指伸入阴道抽插……

  本身脸蛋长得就不错,加上她蔓妙的身材,风骚惹火的动作,这样的舞女无人能挡。我决定在她来我身边时我就和她进沙发舞房。

  但是EC的布置和CR不同。在CR,舞女跳完舞后在吧台内绕一圈向吧台外的客人讨小费,然后才出来找自己喜欢的客人。你可以在给小费的时候约她。

  而EC的舞女是跳完舞后来到吧台外向客人讨小费,然后问客人去不去后面。如果客人说去,俩人马上就走,后面的客人的小费都免了。

  而一般来说,舞女和客人在沙发舞房结束交易以后就直接去与沙发房相连的休息室,要等到下一次跳舞的时间才出来。

  偏偏Honey是那种人见人爱的舞女,下了台就和一个年纪能当她爷爷的老头进了沙发舞房。

  我盯着那门口看,希望她能出来。几分钟以后,老头踉踉跄跄的走出来,而后面没有跟着Honey。

  所以,第一次见Honey那天没有机会让她为我跳舞,后来一次也是一样的情况,

  再次见到Honey的时候是几个星期以后,而且看到她的脸之前她已经把手摸在我的小弟弟上面了。她应该是刚从休息室里出来,但我没注意到她。

  我当时正看着台上的舞女脱去她的小内裤,这一摸让我吃惊不小。

  我扭头一看是Honey,又是一喜。平日里盼还盼不来呢,现在她自己找上门来了。而我并不知道,我与脱衣舞女风流史上最黑暗的一刻正在逼近。

  她说:「经常看到你坐在台下。你看上去挺可爱的。怎么样,要不要跟姐去后面乐呵乐呵?」

  小荡妇单刀直入,一击命中。去!当然去!岂有不去之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寨了。

  我只说了一个字,「好!」就被她拖着去了沙发舞房。

  她找了一张最大的沙发。这沙发比上次Reilly让我躺过的沙发还要大,大得人都可以绻着躺在上面睡觉。我坐了上去,背靠着沙发背,只剩下两只脚露在沙发外面。

  她什么也没脱,爬上来坐在我的裆上。

  那天她穿的是一套红色的比基尼内衣。她将手伸到后面解胸罩的扣,而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将手从下面伸进乳罩,将她一对小巧的乳房握在手里。说小巧其实是相对其她大波舞女而言,决不是飞机场那种。

  她看着我猴急的样子就笑了。然后身子前倾,双手扶在我的肩膀,她的膝盖顶着沙发,大腿和屁股上下运动,狠很地将阴部撞击我早已高高挺起的阳具。

  她的乳房就在我的面前。对于这样的骚货不用问,一口咬上去就是了。

  果然,她没说任何话,嘴里反而发出一阵长长的呻吟。

  我一边舔她的乳头,一边将双手伸到她的屁股。此时她还穿着她的比基尼内裤,大半个屁股被内裤包着,不像T裤那样只盖着菊花和阴部,露出两片光屁股。

  摸惯了舞女的光屁股,我觉得她的内裤碍事儿,就问她能不能把内裤脱了。

  她说:「老板不允许舞女脱光了在这里为客人跳舞的。」我说:「你不是里面还有T裤吗?」

  「没有呀!我里面没东西了!」她回答。

  我想起来,由于EC是裸吧,大部分舞女会脱光了跳舞。所以很多舞女只穿一条内裤,而不像CR的舞女那样里面还有一条T裤。反正要脱光的,何必穿两条多此一举?

  但我假装糊涂。「真的吗?让我检查检查!」说着就拨开她的内裤,伸手摸到了她的阴唇。

  她明知道我在借机揩油,却没阻止,身体的运动也停了下来,似乎在配合我。

  她的阴唇很长,因为我翻了很久才找到她的阴道口。和刚才咬她的乳房一样,我问也没问就将中指伸进她的阴道。

  她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直接,连忙拉我试图把我的手拉开,嘴里轻声喊到:

  「不要!」

  我没理会,另一只手牢牢抱住她的身体不让她动弹,手指继续深入她的阴道并在里面搅拌。

  她没能摆脱我的侵犯,很快就放弃了抵抗。但是,她马上用起了中国老祖宗的兵法——围魏救赵。她将手伸进我的裤子,隔着内裤抓住了我的小弟弟。说是围魏救赵,其实是让我陪她一起爽。

  她的阴道早已泛滥,我的中指可以在里面进出自如,但是我们俩的姿势让我不方便进入得更深。而她抓着我阳具的手因为受到皮带的约束,只能是用手指抓着,而不能用手掌将阳具整根握住。

  我们相互为对方手淫了一会儿,都感觉动作不畅,就放开了对方。

  这时,老板手里握着一个嘀嘀响的闹钟出现在门口,说:「Honey,时间到!」

  Honey把头贴在我耳边说:「宝贝,要不要继续?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此时正在兴头上,自然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加上她的承诺,于是答应要继续。

  她起身从我身上起来跪在地上,身体趴在我两腿中间,没解开我的皮带,只是将我的裤子拉链拉下,将我高耸的阳具释放出来,当然,阳具还包在内裤里面。

  我那天穿的是黑西裤和黑短裤。即使有人站在门口也看不清Honey在干什么。如果是白短裤的话就会显得很突兀。

  隔着内裤,她用两手将我的阳具握住,用下巴顶我的龟头,甚至用牙轻轻咬了咬。我感觉到下面传来一阵阵麻痒。不过,她没有用舌头舔。

  在做着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她还抬着头看着我的眼睛,眼神中充满调逗和淫荡。

  虽然在享受她的服务,但此时的我因为躺着,手够不着她,即使坐起身也只能摸到她的头和肩,感觉手里缺点什么,有点不爽。

  她似乎看到了我的拘促,于是站起身,重新坐回到我身上。我坐起身,嘴马上找到了她的乳房,连乳头带乳晕一起吸入口中。

  而她也将自己的阴部对准我的阳具。不过,这次她不是抬起屁股撞击,而是顶着我的阳具上磨豆腐。

  下身继续穿来传来一阵阵的麻痒。以前也有舞女会这样磨豆腐,但那都是隔着长裤的。这次Honey把我的拉链拉开了,只剩短裤,龟头受到的刺激程度当然与以前不同。这种快感是以前在别的舞女身上没有过的。

  Nina曾经把我的阳具从内裤里拉出来再用她的臀缝夹,我的阳具和她的菊花以及阴道口做了亲密接触,但时间只有十几秒,而且只是触碰,不是紧密摩擦。

  这次不同,Honey整个人的体重几乎都压在我的身上,然后这么磨呀磨呀!

  我想让快感来的更猛烈些,就对她说:「能不能舔我的乳头?」听完,她邪邪地一笑,将我坐立的身体往后一推,我斜躺在了沙发背上。她将手按在我的肩头,伏下身舔我的乳头,下身却没有停止运动,依然在不紧不慢地磨呀磨。

  我将她的一只手移到我另一个乳头,她会意地轻轻揉搓。我自己则用双手伸进他的内裤用力地抓她的屁股。

  在这三重快感连续地、频繁地、如同浪涌般地冲激着我的神经的时候……老板不和时宜得出现在门口,提醒Honey时间到了。

  关于这一点我不是很喜欢。CR的门卫从来不会跑进来提醒时间,完全由舞女自己掌握。到了时间舞女会自己提醒客人,没有别人打扰。

  大部分EC的舞女和客人进沙发舞房前会在门口拿个计时器,这样到时候计时器一响就表示时间到。而如果老板发现舞女没拿计时器,她会不管不顾地站在门口冲里面喊时间到。有时如果我和舞女正在兴头上的时候被她这么一搅,就会感觉兴趣索然。不仅仅是客人,有的舞女对她也是怨言颇大,毕竟有很多时候舞女也在享受客人的爱抚。不过这样做也有优点,就是舞女和客人不会产生关于时间的争执。

  Honey问我还要不要继续。我觉得差不多了,不得不承认,Honey的功夫不是一般舞女能比的。再下去的话万一被她磨喷了,岂不是毁了我一世英名……

  我们起身,她俯身去捡起地上的文胸,我趁机又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她回过身,我把她抱在怀里,顺便把钱从后面塞进她的内裤。

  她说声谢谢,却没放开饶在我脖子上的手,踮起脚在我耳边说:「宝贝,下次和我进里面那间小房间,我保证让你出!」

  这小浪蹄子,居然如此赤裸裸地勾引我。我说:「真的?」她神秘地一笑,说:「出去跟你说。」

  我们来到外面,她还真就不忌讳,手里的文胸也没戴回去就拉着我坐到靠墙的椅子上,然后就这么半裸着坐在我大腿上,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戴文胸。

  她说:「沙发舞房后面的小房间,价格是每15分钟$ 100。我在那里面的变现会比外面更好!」

  算起来和CR的半小时$ 200价格一样,只是没有免费的香槟。

  我问她:「你刚才说保证让我出是指和你在里面做爱还是帮我打手枪?」Honey说帮客人打手枪虽然明面上是禁止的,但只要两人不闹出太大的动静,老板也看不到。一些舞女为讨好客人,让他们成为回头客,都会帮客人打手枪。否则,15分钟在里面什么特殊服务都没有,跟在外面的沙发舞房有什么区别。

  我问,除了手枪就不能进一步了吗?她说一般的舞女到了这一步也就到头了,但她上次忍不住了,就和一个客人在里面发生了关系。后来被老板发现了。老板威胁她如果再犯就解雇她。

  我有点失望,她接着说,老板每周一5点都会有事情出去,至少1个小时不回来。如果那段时间我去的话她可以和我做爱。但是,前提是我必须穿着裤子,只能从拉链口中将阳具掏出来,然后她会帮我把套套戴上。她也不脱内裤,而是将内裤拉在一边让我插进她的阴道。

  之所以要这样是因为小房间的门是敞开的,里面有一盏常明灯。虽然灯光很

  暗,但也看得清事物。防的就是舞女和客人在里面做爱。而且,小房间旁边就是舞女休息室,即使老板不进来,别的舞女进进出出的看到了也不好。

  条件如此恶劣且凶险,让我性趣骤减。但我还是问了问她收多少钱。她说100是普通服务的钱,打手枪包括在里面了,给不给小费随便我。如果真要做爱,她会再收$ 50。

  其实我也就这么一问,没有真打算在这种地方办事儿。后来每次见到Honey都会和她进沙发舞房磨一磨。至于里面的小房间,我一次也没去过。

  【完】